休眠火山

自从在上一次任务中“食腐犬”死伤过半后,上级已经很久不再给“食腐犬”分配任务了,甚至给他们提供了为期三天的假期。所以现在,他们正在大洋洲的一个小岛上晒太阳,像古人晒鱼干一样翻动着自己的身体。
瑞克到现在也没能从指挥失误的阴影里走出,尽管队员们和高层都不认为那是他的责任。他一个人默默坐在远离阳光的一块岩石上,抓着自己蓬松的金色卷发,丝毫不理会阳光透过树影投在他后背上的融融暖意。
达西最先注意到了队长的反常,他走过去,在瑞克身边坐下。“队长,没事的。在那种情形下,换谁都会做出那样的决策。”他说。“不,每牺牲一个队员我都很内疚,毕竟,他们都是其他人的父母,儿女,兄弟,挚友······”
这时雅各布走过来,问达西道:“达西,你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休眠火山?”达西暗暗一笑,他已经猜到会发生什么。“好吧,休眠火山是指有史以来曾经喷发过,但
长期以来处于相对静止状态的火山。这样的火山都保存有完好的火山锥形态,仍具有火山活动
能力,或尚不能断定其已丧失火山活动能力。如中国的长白山天池,曾在1327年和1658年
两度喷发,在此之前还有多次活动,到现在也没能确定它到底是不是活火山。即使没有喷发活动,但从山坡上一些深不见底的喷
气孔中不断喷出高温气体,也能看出一座火山正处于休眠状态。话说回来,我猜我们又要出任务了吧。“
雅各布脸上的苦笑证明了一切。“没错,还是那句老话,他们说‘你们是距异常最近的机动特遣队’。”
“哈,我们连装备都没有,怎么去对付异常?这简直是个笑话!”瑞克不满地说。“基金会说会给我们空投装备,不过时间大约在18个小时以后。”“18个小时,那在这之前呢?难道要我们去和异常肉搏?”达西问。“不不不,”雅各布还是一本正经“这次的异常根本没法和它肉搏。”他随后指向海岸边,“它就在那里。”
距海岸不远的地方,有一个顶天立地的锥形小岛,它的顶端冒出滚滚黑烟,染脏了它下半部分的天空。那道烟就像被一个巨人用铅笔画下的分界线,断隔了清澈与肮脏。
“那就是一座休眠火山吧,火山锥多明显,”达西说“不过,这里地处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,一座火山再正常不过了。”
“正常火山是没错,但你们看看它的距离和高度。”雅各布说。
“等等,这该不会是维利坦吧?”达西绷紧了身体,他开始紧张了。“为什么它会自己移动?”“问题就在这里,现在维利坦正在休眠期,而且它正在日本龙三角海域,这根本不是它!”雅各布回答。
“那不是关键,”瑞克说“现在目测这个小岛正在它的航线上!我们现在要么疏散所有村民,要么阻止那个小岛!”他马上进入了工作状态。
他们向着海滩跑过去,队员们早已注意到了异常。“那是个什么东西!”皮尔森怒气冲冲的走过来。“上级开始催促我们了,要我们马上行动,还不给我们装备!难道要我们划冲浪板上那个岛,然后用遮阳伞端掉它?”他几乎破口大骂。
“冷静,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武器和交通工具,这个岛上应该有民兵吧?”瑞克说,“我们可以找他们借一些装备。”
在当地的民兵署,队员们在快速穿装备,准备弹夹,戴头盔。另一边,达西和皮尔森正忙着把那几个被打晕的民兵藏起来。
“没想到他们不配合,看来只好麻烦特工来给他们记忆消除了。”达西笑笑。
之后顺利的有些不正常,他们用电棍敲晕了负责看守气垫船的两个守卫,开始开船登岛。
路上,达西问瑞克:“队长,你有什么建议?那个岛应该不会乖乖就范。“”嗯,我打算直接查出岛漂浮移动的原因,然后从根源解决问题。“”这么说您打算直接处决这个异常?“雅各布接话。”没错,但这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。“瑞克回答。
船头传来橡胶剐蹭岩石的声音,瑞克第一个站起来,扣上护目镜。端起枪跳上岛,直接冲向火山脚下,皮尔森和另外三个队员紧随其后。
达西没有着急,他先打量了一下岛上的环境。其实,要不是呼吸着地球的空气,他会以为他来到了火星。地面是氧化铁一般的暗红色,地面上布满气泡状的坑洞,上面几乎没有一粒泥土。从这个角度看不见澄澈的那一部分天空,只有阵阵浓烟遮蔽视线。脚下的温度感觉很高,地面冒出丝丝蒸汽,旋转着冲向天空,像是魔鬼的吐息。
雅各布走过来,”你发现了什么?“他问。“这里很奇怪,”达西说“为什么它能漂浮在海面上?除非它是内部中空,但它如果是中空的,那么我们脚下这片土地的热源又是什么?总不能是与海水接触的部分吧?”"不一定,如果这个火山锥与这个小岛不是一个整体。“雅各布回答。”那更不可能,否则整个岛会重心不稳,会不断倾斜。“
就在他们讨论时,瑞克一行已经到达了火山脚下。他们刚停下,就突然感觉地面开始软化,“什么情况!”皮尔森问。“我们要陷进去了!”其中一名队员说。瑞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“这里的地面是半液体!我们先趴下,减小对地面的压强。”他说。五个人慢慢趴下,狼狈地移动出了那片区域。
“那到底是什么?”皮尔森心有余悸地问。“我也不清楚,但先确定那片地面的承重能力吧。”说完,瑞克先端起枪,开始射击。
Gewehr40的枪口开始喷吐炽热的火舌,黄澄澄的弹壳散落一地。大口径子弹冲击在地面上扬起阵阵岩渣,子弹不但没有陷进去,反而全部留在了地表。“活见鬼!”瑞克骂道,“难道它又变成坚硬的了?”“既然这样,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,”达西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过来,“这整个岛,是由非牛顿流体和高温液态铁镍以及部分岩石组成的。”
“摧毁它或阻止它已经不可能了。非牛顿流体只有在受外力作用时才会变得坚硬,队长,下令撤离吧。不过晚了。”达西说。“什么意思?”瑞克问。“您看。”达西指向那个岛的方向。
就在他们登岛的同时,岛屿突然加快了飘移速度。现在,它已经到了海滩边缘,像一头抢滩登陆恶龟。
“来不及了,队长,在我们登上这里之后,它就开始加速,并且将通向那座火山的道路全部转换为了非牛顿流体,它就像拥有自己的生命和意识,只要它愿意,没人能阻止它。”达西轻叹一声。这时,雅各布跑过来,大声喊:“队长,快跑,那座休眠火山·····”不过,没人听清他说了什么。因为这时,他们发现火山开始坍塌,大块的岩石分崩离析,落到地上化为了那种流体。有的队员来不及跑开,被活活掩埋,片刻后窒息而亡。
就在他们夺路而出之后,在逃离的船上,瑞克看着火山倒塌之后冲天的烟尘。突然,他似乎影影绰绰地看见有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影立在火山位置,猛然出现又转瞬即逝。
在小城一座寺庙的门口,一座石碑上开始显现字迹,抄录如下:
“神封印魔,
魔屈服于神,
沉睡万年,
现在,
他将苏醒。”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