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水炸弹

雅各布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慢慢地向弹夹中压子弹。“食腐犬”又要出任务了。
“见鬼,这种深海里的行动不应该是‘深渊喂食者’的负责范围吗?为什么找我们’食腐犬‘?这不是把我们往鱼嘴里送吗?“17号在旁边一边穿防弹衣一边大大咧咧地抱怨。
“’深渊喂食者‘最近去参加和环球超自然联盟的交流活动去了,没时间。而且,这次的异常主要在浅海活动,别每次都跟送命一样。“队长走进来说。
雅各布在防弹衣上面插好弹夹,背上背包,”该出发了“他催促。
在巴拿马运河的入海口,地方部队正严阵以待。各种火炮的精度卡口都瞄准正前方的海面,而海面上反射着粼粼的月光,远处海面上甚至能看见一队飞鱼缓缓跃出水面,优美的滑行一段后又落入水中。
“食腐犬”的队员们潜伏在三艘小渔船上,枪机保险全部张开。他们冷冷地盯着海面。
“队长,异常在哪?”达西问。“我突然很好奇您是怎么断定异常在浅海的。”“什么意思?”队长怒喝。“刚刚观测部门发来消息,异常现在42米深的海中。"雅各布面无表情地说。
“这······”队长尴尬地笑笑,“不过,好消息是我们的头盔和作战服是全封闭的,可以抗水压,深度大概在30米。等氧气瓶到了我们就可以下海作战了。”片刻,水面突然开始剧烈晃动,中央突然涌起水纹,在上升到2米的高度后猛然回落,瞬间溅起无数水花。水面上的渔船和军舰纷纷随波摇动。“那是异常引起的吗?”队长问。“应该是。”达西回答。
“水温上升,当前温度39摄氏度。”雅各布说。“检测到核辐射严重超标,目前猜测异常可以操控氢原子核吸引而引发链式反应。”
“那就是核聚变!”达西没好气地回嘴,“情报部和观测部现在就会拽词了吗?”
这时,他们头顶上方传来直升机旋翼的声音,过了一会儿几个深蓝色的金属瓶被抛在甲板上。“这是氧气瓶到了。”队长说。随后,他开始给大家分发平衡棒,抗压耳塞,和抗压管。
“记住,别自己死在海里,怎么也要给异常抛一个深水炸弹再走。”队长的声音低低的。“收到。”耳麦里传来回应,’请汇报异常具体位置。““现有仪器只能判断异常所在深度,大家体谅一下吧。”队长说。
深海,是黑暗与死亡的领地。
“食腐犬”的队员们慢慢地在深海里移动。在这个深度,枪支基本不能用
。 现在世界上唯一的深水枪械的极限深度是25米,所以,现在他们手中都握着水刺,腰上挂着深水炸弹。另一只手上拿着潜水刀。
“报告,‘食腐犬’已到达异常所在层面,未发现异常特征及现象。”队长报告。
“指挥中心收到,继续行动。”
“队长,我们已到达聚变发生地点,未发现异常。”达西呼叫。
“怎么可能?”队长问,这时,有一个可怕的念头略过他的心头。但他忍住了,没有说出来。
达西正在四面观望,但在这个深度,能见度只有几十厘米,这和看不见也没什么区别。如果此时异常前来袭击,他根本做不出及时反应。
“报告,此处也无异常。”雅各布说。
队长觉得他需要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了,他又戴上了三个配重铅块,缓缓向下潜去。他感到水压刺激着他的耳膜,挤迫着他的心脏和肺部。在深度达到40米时,头盔的全息显示屏上弹出来一条提示,队长看了一下。如他所料,头盔开始进水,防弹衣的第一层护板已被水压压碎。但他没有停下来。
向下,再向下,在42米深度上,他的脚仿佛触到了地面,下沉停止了。
果然,42米深度以下,物质就已经不是水了,而是另一种密度更大的液体。这不是怎么好消息,不过,这恰恰验证了队长的猜想。
他想上浮,但猛然感觉到双脚被吸住了,他艰难地低头,发现那物质吸住了他的脚。显然,异常不想让他离开。
队长笑了,他能不能出去无所谓,但他可以让这条信息传出去。
他打开了外部通讯,咬着牙,强忍着水压带来的巨大痛苦对外界说出了最后一句话:“‘食腐犬’,全体撤离!”随后,他在用潜水刀在头盔上刻下了一行字,再将所有深水炸弹的保险拉开,然后,摘下了头盔。
在岸上,“食腐犬”全员围着那个因水压而微微变形的头盔,上面有一句话:
”42米以下的海,就是异常!“
这时,队长的深水炸弹引爆了,声音响彻云霄。
达西默默跪了一会,然后,站起身,敬军礼。
所有“食腐犬”成员,全体敬礼,持续了两个小时。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