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性游乐场

“ 夜晚,是寒冷的。
夜晚,也是沉寂的。
夜晚,是异常出没的时间,
所以,
这也是我们出动的时间。”
在site88的人员调度中心,达西默默读着配枪上的铭文。这是机动特遣队“食腐犬”即将出动的第一百一十三个任务。“十三可不是什么吉利的数字,我不喜欢它。”队伍中的一位亚洲队员喃喃地抱怨。“你不是中国人吗?还信基督?”达西问。“不,我是在英国出生的。”那名队员回答。
队长看不下去他们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,走过来大吼一声:“你们在磨蹭什么?马上上飞机!一个等级未知的异常就把你们吓的像一颗过季的萝卜一样?这又不是去刑场,马上!跑起来!”
在机场,达西和队员说:“没错,就算面对异常时没有武器,队长也会第一个冲上去和异常徒手搏斗的。”两个人嗤嗤笑起来,结果马上收获了队长一个白眼。
经过改装的“大力神”运输机内部异常宽敞,很快“食腐犬”第一分队的队员全员到齐。队长看看他们,清了清嗓子:”今天特工在日本本州岛的一个游乐园内部了解到了47起人员失踪事件,50起不明实物目击事件,现场未发现尸体以及血迹,现在我们马上就要前往目标地点。任务如下:用高跳低开方式跳伞在目标地点附近,全员轻武装,配备夜视镜,攻击授权已到达,如遇符合应急攻击条例的,允许开枪。“他顿了顿”有疑问没有?“他大声问。
“没有!”大家不约而同地紧了紧手中的枪,大声回答。
三十分钟后,运输机即将到达目标地点附近。达西看见坐在他对面的队员双手合十,默默祈祷。“你觉得这有用吗?”达西身边的队员问。“也许没用,”祈祷者好脾气地笑笑,“但是,在战场上,当异常就在你身边时,你又该向谁祈祷呢?”两个人都沉默了。
片刻,跳伞指示灯从红色变为黄色,“全体准备!”队长高喊,随着指示灯由黄变绿,机舱门缓缓开启。
高空的狂风顷刻间席卷了机舱,恒温表的指针疯狂的跳跃,气压计示数瞬间降到几乎低端。队员们全部俯下身,扣上了头盔的面罩。达西与身边的队员对视一眼,也扣上了面具。他的眼前瞬间变成夜视镜的猩红色视角。队长率先跳了下去,转眼之间变为了斜下方一片枯叶般的影子。队员们将枪挂在万用夹上,沿着既定航线涌身跃下。
轮到达西了,他看看下方深渊一般的夜色,猛吸一口气,一跃而下,同时像前面的队员一样,扯开了身上绑着的信号弹的保险。
在朔风狂舞的夜空中,弥漫这三十道信号弹留下的痕迹。很快, 这痕迹便被狂风吹散。
在默数了十三秒后,达西一把打开降落伞的开关,他感到身体被猛地一拽,速度瞬间放慢了下来。五秒后,他又打开了副伞 。
片刻,所有队员安全落地。这对于普通人,这代表安全结束,而对于“食腐犬”的队员来说,这仅仅是开始。
他们端着枪,小心翼翼地向游乐场潜过去。队长首先拨开挡在眼前的叶子,将手中的突击步枪换成了大口径的散弹枪。队员们依次摆好队形,向着四面进行警戒。“门被锁住了。”侦察兵对队长说。“需要撬锁吗?”他请示,“撬什么锁?”队长回答,他走上前,拉开枪栓,将子弹推上膛,瞄准门锁开了两枪,在万籁俱寂的夜晚,枪声愈发震耳。等到硝烟散去,门锁几乎被打断。队长一脚踹开门,“开始调查!”他下令。
在游乐场中的设施几乎全部报废,油漆老化剥落,踩在上面发出令人不适的声音,锈蚀的钢架随处可见,完整的房屋几乎没有几座。场里没有光源,仅仅是特遣队队员枪上的手电发出微不足道的冷光。确实是异常出没的理想场所。“这里不太寻常。”达西说“废话,要是寻常的话我们现在应该在宿舍里睡觉!”队长没好气地回答。“不对,这个游乐场已经废弃了这么长时间,为什么连一只老鼠都没看到?”达西问。“这······”队长沉默了,“没错,每两个人一组,分类进行调查,这里留十个人,其他人和我去房区!”他下令。
就在这时,有一个队员突然发现了一个身影,“别动!”他马上端起枪“双手抱头,原地蹲下!”他喝到。等其他人的手电聚到那里,身影已经不见了。“发现了什么?”队长问。“人形物体。”他又得到了一句没用的回答。“在哪?”他问。这时,其他队员都瞄准了他“你······你们要干什么!”队长说。“它···就在您身后。”其中一名队员回答。他话音刚落,队长马上蹲下身,多年的默契让队员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,刹那间枪声大作,几乎一半的队员都将子弹倾泻在那个人身上,可他毫发无伤,在硝烟散尽之后,那个人又不见了。
“是人形异常。”队长说。“他就像一道残影,子弹全部打到了他身后的金属支架上。”一名队员汇报。就在这时,房区方向枪声如同爆炸一般激烈。
“发生了什么?”队长领着另一批“食腐犬”队员赶到时,发现他们正围着两名队员。“他们没死,但是······'达西说。队长看到,那两个人的头部似乎也化作了残影,如同卡顿的电影碟片,在不停的出现又消失,消失又出现,不停地循环。在头部出现时,他们可以说出一言半语,但在头部消失后,他们又与尸体别无二致。
“这是什么?”队长很烦躁。”他们遭遇了什么?“”这是一个过山车,他们在轨道上的时候车冲了下来,可在即将撞到他们的时候又出现在原来的位置,之后又冲下来,反复了几百次,之后他们就变成了这样。“达西回答。
“所以你们向过山车开枪了?”“对”
队长陷入沉默,“你有什么建议?”他问达西。“我建议留下五个人照顾他们,其他人去房区寻找线索。”达西回答。“好,出发吧。“队长说。
房间内部比外面更加昏暗,里面被废弃的电子元件散落一地。特遣队慢慢地挨个房间搜查,什么都没发现。“看来这里没什么线索了。”达西说。就在这时,又有一个人影出现,她迅速在房间内部闪现了几秒,随后直接拖住一个队员往墙上用力一贯,那个可怜人直接瘫软在地,一命呜呼。其他队员开始射击,在枪响过后,人影再次消失。子弹几乎扫倒了人影身后的一面墙壁,可那个人影连一滴血都没有留下。
随后,又有队员叫到:“队长,16号也开始异常了!”他转过去一看,16号也开始像那两个人一样,头部开始闪现,“你留下照顾她。”队长命令。
这时,达西跑过来,“队长,我应该找到了异常的源头。”“什么?”队长喜出望外,“见面带路!”他说。
在总控室里,两个人看着一台电脑,“就是这个?”队长问。“对,这个电脑出了bug,而且这个bug似乎影响了整个游乐场,它应该还会影响进入游乐场的人员。”达西回答。“你可以消除它吗?”队长问。“可以,但这需要时间。您先带其他人去撤离点吧,留下一个兄弟就可以了。”达西笑笑,回答。“队长拍拍他的肩膀。”一定要活着回来!“他说。”好。“达西说完,便在电脑旁边俯下身,开始工作。
其他人都离开了 ,只有一个人陪着达西。“你怕吗?”他问。达西回答“不怕,怕的话怎么加入特遣队?”那个人也笑了。“好吧,你继续。”
达西两眼紧盯着屏幕,一行行代码滚过。“马上就要成功了,准备一下。“达西开始编辑修复程序,”兄弟,你······“等达西回头,那个人已经不见了。”见鬼!“他咒骂一句。这时,他又看见了那个残影,悄悄闪现过来。
越来越近····
他开始编辑最后一行代码。
越来越近····
他开始执行确认程序
越来越近····
他猛地回头,看着残影,又看向电脑屏幕
毫不犹豫地
他敲下了回车键。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