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眼

无论何时,麦田永远是文人墨客歌咏以及无数情侣煽情的地方。但是,请记住。无论何地,暗夜,永远是异常的天下。
机动特遣队“食腐犬”又要出任务了,自从上次在前队长施耐德在巴拿马运河殉职之后,基金会又给“食腐犬”新分配了一名队长。
现在,在东风级运输机机舱里,新队长瑞克在大声布置任务通知,他也是看见异常恨不得冲上去跟其徒手搏斗的角色。他大声说:“这一次异常进入居民区,具体是一个白色的人形实体,性别未知。已知该异常具有致幻能力以及极强的攻击性。如遇符合《应急攻击条例》的,允许开枪,条件为禁止杀伤平民!“他环顾了一下机舱。”有意见没有?“他问。
“11号报告!”皮尔森站起来大声说,“请求信息对等,具体描述!”瑞克看看达西,“9号,你来进行解释!”“是!”我就是一件合格的防弹衣啊,达西心下说,但他还是站起来,“异常外观为一名人类儿童,全身毛发为白色,因其色素无法沉淀,所以其双眼为红色!”之后,他重重地坐下。
“没错,其实大多数毛发为白色的生物,眼睛都是红色的,像兔子,白色牛奶蛇,白色刺猬等等,他们的寿命一般很短,而且活得很痛苦。”达西接着说。
“可以了,注意跳伞指示灯!全体准备!”瑞克大声提醒。
俄罗斯北部的一个小村庄里,莽莽臻臻的柏树林使整个村庄与世隔绝。如果想离开村庄,那只能走村子西部的一片由麦浪织就的大海。不过,现在麦田很完好,看来没人出去过。
“食腐犬”队员们小心地在树林中穿行,他们用战术刀劈开挡路的枝条。用红外线成像仪辨别可能存在的危险,有好几次他们与患白化病的狼狭路相逢,但都不是异常出没的征兆。
很快,队员们走出深林,他们长出一口气,对黑暗与自然的恐惧毕竟是人类的本能,他们停下来,等待下一步指示。
“‘食腐犬’,你们为什么停下?你们还没进入警戒区!为什么在树林里停下?”
“报告,我们已经全体离开树林,请求下一步指示。”瑞克对着步话机说。
”·········“对讲机中传来杂音,通讯被干扰了。
“该死·····”就在瑞克准备骂街时,柏舟跑过来,“队长,我们在前方发现一个小女孩!”看着瑞克拉枪栓的动作,他又接着说:”不过是深棕色的头发和眉毛。“瑞克半信半疑地跟过去,发现达西和另外四个队员用枪指着一个7岁左右的小女孩,后者看上去人畜无害,她戴着一副宽大的半透明墨镜,看上去略显滑稽。镜片后的大眼睛里蓄满了惊慌的泪水。重点是,她的头发是深棕色的,但看上去疏于打理,有的地方结成了硬块或疙瘩。
“你好,”瑞克努力堆出一个微笑,“请问你看见一个白色头发的孩子吗?”女孩使劲摇摇头,头发像拨浪鼓的鼓槌一样左右摇晃。“那你的父母呢?”瑞克问。女孩哭了,泪水成串地滑落,像决堤的大坝。”好了,没事了,我们会保护你。“瑞克伸出手想摸摸她的头。但就在这时,雅各布面无表情地一把抓住他,”队长,总部来消息了。“在瑞克离开那个女孩后,达西走过来说:”队长,总部让我们前往村庄进行搜查。“”好吧。“瑞克同意了。
他留下了柏舟和另外三个队员照顾小女孩,命令其他人和他前往村庄。但在两组人分开时,他注意到柏舟颤抖着递给皮尔森一封信,那是每个人出发前写好的遗书。“不用那么紧张。”瑞克向他笑笑。
在路上,雅各布靠近瑞克,“队长,我想问您几个问题。”“说吧。”尽管他有些诧异,但他还是答应了。“队长,请问血干了是什么颜色?”“深棕色啊,怎么了?”瑞克开始意识到不对劲了。“那么,请问谁会在深夜戴一副墨镜?”瑞克猛地站住,“你确定?”雅各布还是面无表情,“请问血干了之后的性状是什么?”“凝结和肿块······”瑞克险些崩溃。“快,全体回撤!”
在前方,村子的屋子里,走出无数村民,他们诡异地笑着站在暗色的浓雾里,他们的头发都是同出一辙的深棕色,脸上是一副墨镜。那些没戴墨镜的人,都拥有一双能在黑夜中发光的红眼。
柏舟率先走出人群,他没戴墨镜,双眼隐隐透出红光,鬓边还有几丝没被染红的白发,他的头发是深红色,那是未干的鲜血。
“果然是传染性的异常啊。”达西说。
柏舟身后,缓缓走出另外三名特遣队队员。他们高举双臂,齐声用吟诵般的声音说:“欢迎加入我们,快来吧······”
在外围的支援人员听见深林里响起了骤雨般的枪声,持续了几秒后又重新归于沉寂。
瑞克,达西,雅各布,皮尔森和另外七名队员在麦田中几近疯狂地奔跑,因为他们,要逃脱那些昔日的战友的追击······

除非特别注明,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: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